首页
短视频
动态图
微信文章

是谁不愿意给老百姓免费医疗?

2017-12-05泸西人整理笔下忧思围观: 41人笔下忧思

请良知人士支持转发

农村老人有多苦你知道吗?


   


    2017年还剩最后一个月了,如果要问我2018年里有什么心愿,我想再为农村老人呼吁一次:提议给60岁以上农村老人养老金增至每月500元以上。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后来五,六,七,八十年代成为农村主要劳动力的人)都已满或即将年满六十周岁了,国家前几年已经出台农村老人年满六十周岁可以免费领取55元的基础养老金,2014年7月1日,养老金增至70元,有些地区可能高于70元,可月均70多元就能让老人老无所忧吗



       


就算农村的物价很低,但七十多元钱未必够买一袋米和油,更不用说看病和养老。 有养老保障的城里老人每天清晨可以去公园锻炼身体,或者聚到一起探讨健身问题,毕竟平均一千多元的养老金还是能满足温饱需求的,而农村老人呢?他们也许天刚亮就得去地里劳作,还得自给自足,在很多地方,70岁以上还在干农活的老人占多数。如果他们没有生存和养老担忧,谁愿意这么大年纪下地劳动?



 

 


       也许很多人会讲农村老人应该知足了,以前还得交农业税,现在种田还有补助。可你们是否知道他们那个年代出生的吃了多少苦,为国家做了多少贡献。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大跃进和文革,童年和青年都没过上好日子。



      


 分田到户以后可能日子好一点,,但九十年代以后快速的城市化进一步拉大了城乡差距,现在,村子里已经惨不忍睹,能走的都走了,剩下的是老弱病残,觉得他们是被社会遗弃的人!虽然养老金相比于以前的农业税、交粮等是进步多了,但是,农村的景象真的是很凄凉。



  

     

也许有人说国家现在还不是很富裕,财力支撑不起如此庞大的养老资金,那我们先来算一笔帐吧,按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农村老人数量8500万,按照退休金500来计算,每人一年共计6000元,总计:4700亿人民币。还不够2012年中国三公消费高达3.9万亿的小数点后面的数字,多吗?!中国每年捐给非洲国家6000亿美金,中国可以一口气免掉津巴布韦2.6亿元的债务,如此财大气粗,为何不拿出一点来补贴农村老人?



       


几十年来,农民牺牲了许多利益,为工业现代化及城市发展做了坚实的垫脚石,今天上一辈农民已老,如今我们国家已经是GDP第二强国了,国家应该让他们享受一点幸福。因此,在2017年的岁末,我再次呼吁:支持60岁以上农村老人养老金增至500元以上。支持者请用实际行动转发此文吧!



是谁不愿意给老百姓免费医疗



欢迎转发分享


李玲这个人,大家也许并不太熟悉。但是我要说,2003年“非典”那一年,她是第一个反对医疗 市场化,倡导公益性的学者,因为她,保全了我们基层卫生院医疗的网底,或许大家 就会有所印象。

李玲是北京大学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担任国务院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试点评估专家组成员,是国内最早提出政府主导公共卫生医疗的学者之一。


她除了一些惊人的举动之外,还有许多惊人之言。
比如,她曾面对记者的提问慷慨陈言:


我们的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他们享受的是免费医疗,因为他们公费医疗体系,到司局级以上基本上是全免费的,恰恰是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愿意给老百姓免费医疗,也就是说他们在享受着免费医疗,不给老百姓免费医疗。当然,这个人群是一个比较少的人群,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不仅仅是打破医疗特权的问题,我觉得还是他们执政理念的问题。


再比如她在某智库会议中坦言:
现在全世界都病了,治疗世界病需要中医的方法,中医背后中国文化的特点就是全面系统综合。应该综合配合,传播养生文化与健康生活方式。除了2009年医改方案所设计的,在中央台开设健康频道,现在,为什么不在微信开设健康教育的公共平台?

李玲认为,中国一系列改革包括医疗改革最大的希望,在于大一统的社会制度+互联网+中国文化,如果能对三者集成创新,将带来最大的制度创新。包含医改在内的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是未来改革的重要抓手。


以户籍制度改革为例,她认为,户籍制度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背后所涉及的医疗、教育、养老等保障制度。未来随着改革,统筹层面越来越高,全国都一样了,户籍又有什么关系?一旦这样,中国社会人心得以凝聚,道德理想得以重建。

在李玲看来,中国赶上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十年前,当小布什将目标对准中国的时候,一场911,给中国解套。奥巴马第二届执政时宣布重回亚洲,又将所有目标对准中国,结果来场乌克兰危机,再次给中国解套。”
其实在机遇面前,最大的风险并不是在于国外,而在于中国顽固的习惯势力。

“凡是西方的都是对的,凡是市场的都是对的,已经变成新‘两个凡是’了。”
如果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需要一场市场的启蒙,现在则需要另一场新的启蒙。
过去是社会主义救了中国,今天,是中国要怎么去救社会主义'’。

在一次省部级干部医改座谈会上,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表示要将县级公立医院的改革试点扩大到1000个。但是,在李玲看来,不论是安徽的基础医疗机构改革还是三明的县级以上大医院改革,试点成功的关键都在于,改革的主导者应为地方政府,而不应是医院。

李玲认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是,天下可以有免费的医疗。


医疗对于我们一般来说,它是准公共产品。


我们可以看到有免费的产品,就是公共品。


比如我们每个中国人享受的国防,它就是免费的,当然免费并不是说没有成本,其实我们是交了费的,国家组织起来给每个中国人提供安全。其实医疗也是类似于这样的概念,医疗的风险很大,个人没有办法来抵御,所以现代国家都建立医疗卫生制度,其实就是靠国家的力量组织起来,来抵御风险,给老百姓提供医疗安全的保障。所以,我觉得可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概念不能广而言之。其实在我们现实生活中,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在市场上交换的,也不是所有的产品都是像午餐那么简单的产品。


你想如果家庭里面都是交换,还有夫妻关系吗?还有子女和父母的关系吗?抚养你的孩子,不光是免费的,还是贴钱的。都用“天下没有免费午餐”来套所有的产品和关系,可能也不是很合适。

实际上,在1949年到80年代,我们是建立了免费医疗体系的,在国际上备受称赞的所谓中国特色的医疗保障制度。


我们当时国家干部,就是现在的公务员是免费医疗,企业和事业单位的职工,他们是劳保医疗,农民是合作医疗。

当时中国用不到世界上1%的医疗资源解决了近四分之一人的基本医疗卫生保障,是被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银行推崇为世界的典范,在全球推广的。

这个制度难以持续的根源还是我们工作的重点转移了,也就是80年代我们改革开放以后,当时我们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包括我们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都变成经济发展的配套。

所以,我们也简单的把经济发展的一些原理或者一些规律把它套用到我们医疗卫生制度上面,所以也造成了很多的问题。
这是值得我们每位医改官员深思和警惕的。


(下面是李玲谈中国医疗及医改的讲座视频,看后令人眼明心亮)

放到圈子里,传播积极正面的信息,让中国老百姓生活更好些。

当你读完有俩个选择

1、把他传播出去

2、就当没看过

———————爱的传递———————

不要在你的手里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