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微信文章

短视频

动态图

梁刚:众手描绘“红高原”的新时代新图景——品读泸西县第五届“阿庐文学奖”有奖征文

阿庐文学泸西文联围观: 23人泸西人整理

西


众手描绘“红高原”的新时代新图景

品读泸西县第五届“阿庐文学奖”有奖征文

梁刚


作者简介

梁刚(笔名土儿),1965年1月生于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弥勒市古城乡晃桥河畔。初中毕业因家贫失学,而立之年才重圆大学梦。多年来一直过着农夫与作家的双重生活,自觉以研习自然、描写自然为己任。牧过牛、马、羊,种过茶,挖过煤,炼过铁,赶过马车,当过村公所文书。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1995年3月考入弥勒报社工作至今,担任社长,兼弥勒作家协会主席。2010年被云南省作家协会授予“云南省德艺双馨青年作家”荣誉称号。写作力求真挚、自然、清新、纯净。笃信列夫•托尔斯泰的文学主张:“写了你的村庄,你就写了世界”。有大量小说、散文、诗歌散见于《中国作家》《南方周末》《文艺报》《文学报》《散文选刊》《大家》《滇池》《边疆文学》《芳草》《山花》《湖南文学》《云南日报》《春城晚报》等省内外报刊。数十次获奖。公开出版小说、诗歌、散文集共10部。 


草木蔓发,烟雨播翠,春山可望。走进泸西,被这片红土地的自然之美和历史之美深深打动,更为这片红土地上的在改革开放大潮中的新作为、新足迹、新辉煌所吸引、所震撼。

泸西,一座站在红土高原上古老而又常新的城池。早在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就开始建制设县,元明清时期是广西路、府、州治所在地,也曾是滇东南经济、政治、文化的中心;数不尽上苍的馈赠和厚重的历史文化背景,闪耀着绚丽夺目的光彩。

为激发广大文学爱好者的创作激情,通过文学形式宣传和丰富“红高原”泸西文化精神内涵,打造“红高原泸西”地域品牌,提升泸西文化旅游的影响力、吸引力,由中共泸西县委宣传部、泸西县文联主办,开展以“寻梦红高原”为主题的泸西县第五届阿庐文学奖有奖征文活动。从征文获奖作品中,我们欣慰地看到,泸西的作家、诗人,交出了一份份出色的答卷:他们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不断开拓题材领域,表达也更加多样化,淋漓尽致地反映当下火热生活,以文学笔触记录新时代、新征程的动人篇章,描绘了波澜壮阔的新时代图景,开创了新时代繁荣发展的新局面。

文学历来和时代紧密相连,作家只有真正和人民的心连在一起,才能写出真正的有温度、有质感、有情怀的作品。汪月圆的《高跟鞋女王》是对改革开放的一种有血有肉的描写。小说以小见大,通过女主人公——中年妇女王梅音对高跟鞋的迷恋,生动地刻画出一个个时代从物质到精神的变迁。听听王梅音对女儿的感慨,我们会百感交集:“小婉呀,你们现在多好呀,哪像我们那会儿,爱美简直成了罪过,稍微出格一点就被人骂不正经、不要脸。那时我就发誓以后一定要过上好日子,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不用担心没钱,不用害怕被别人指指点点……”爱我所爱,在有的时代,几乎会自取其辱,只有开放和谐的时代才能实现。小说后部分,当王梅音年仅三岁的孙女“缕缕穿着蓬松的白色公主裙,脚上蹬着一双三寸高的杏黄色高跟鞋,正在一扭一扭地走着猫步”,让大人们为她的稚态逗引得乐不可支时,我们也在心里发出喜悦的惊叹: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小说一波三折,却收放自如。

文学的同情心应该是作家的本心,而且应该是真心真情。朱建桥的小说《凉水坡》是一曲时代深处苦涩而诗意的民谣,作者的触笔从县城到乡村,从友情到亲情,从生存到死亡,展现了老旺叔与养女荞花相依为命的一个个场面,他们生活于最底层,却总是给悲凉的世界一抹温暖和亮光。

李承磊的小说《李三的生计》,直面当下乡村的现状,李三从利令智昏的砍树人变为为种树人,写出了生态建设的阵痛和新生,给人以希望。但内容稍嫌简单,结尾太突兀。

此外,杨俊小说《牛二治村》、肖兰馨《荞麦花开的季节》和曾波报告文学《一个小村庄的春天》均对乡村现实有着精彩的发现和描写,能让读者看到泸西作家较强的写实能力和捕捉新事物的敏锐。

我们常遗憾很少见到本土的一些文学书写,对本土的地理、历史、文化方面做过系统性的研究和书写。杨俊的散文《宜居泸西——解读红高原泸西“一城一池”山水文化的魅力》让人眼前一亮,它丰富厚重,文风雄浑,全方位、多角度、深层次地描摹了泸西的今昔,自豪和憧憬之情,“实力泸西、美丽泸西、幸福泸西”的美好愿景近在眼前。

何薇的散文《鹳栖黄草洲》富有文采,情感饱满,充满画面感,“我将镜头对向远处的小岛,蓦然发现,几只钳嘴鹳站在湖心的小土包上安安静静,洁白的羽毛随风轻轻起伏,姿态是那样的优雅、端庄,那一刻,我内心从未有过的柔软和平静。”阅读这样的文字,让人倍加感受到文学作品的魅力。

陈鋆的散文《等那山果熟》亲切,诚挚,字里行间充满了野趣和对自然的深爱和感恩,散溢着浓浓的乡愁。

写城子村的诗文可谓车载斗量,但王清雅的散文《 诗意的城子 梦中的故乡》写出了新意,作者开篇用了一个电影中的长镜头,接着自然切入细部,移步换景,让城子之美,近在眼前。

民以食为天。金铃的散文《一次纯粹的泸西美食之行》内容丰富,现场感较强,写得活色生香。

我们既在历史的延递中也在时代的更新处,既在山野里也在大千世界上,同时正在回返守望和开启希望中向着美好生活大步前行。朝颜的(组诗)《泸西,泸西》集锦了吾者温泉、阿庐古洞、武庙、城子古村这些景点,作者深入这些风景的内部,在简明丰饶的语态背后,带有一种直抵生命内部的凝视,从而让我们感受到“轻风高过了人心,就像一座寺庙高过了鹤山和山间的黄昏/现在,一棵树高过了武庙/以及牌楼上的落日/暮色西垂的时候,我看见/诸神的像 高过了天空城子古村……

云亮的《泸西三章》歌咏了“绿色泸西”、“泸西花海”、“泸西石峰”,别开生面,藉此达成一种对于精神与语言原乡的探访与追索,它或许还是一种指向生命经验的拂拭、召唤与辨说:鸟声滴翠/大地在遥望中起伏如海/那排险峻的浪头/就是泸西石峰/大地浩瀚/大地蕴藏的力量/被泸西石峰表达得/惊心动魄(《泸西石峰》)。

黄保仙的词曲《依依故土情》,用语清雅,描写自然,且时有妙句。如:“苍苔上,一阕桂花香”“青山无恙,一肩扛起朝阳”“畦间有巧妇,素手绣苍穹”等句,诗思巧含,情景交融,抒情达意,堪称佳句。既可见作者填词艺术上的深厚功力,亦可见其对泸西故土的满腔热爱。

作为一个民族的软实力,文学是最接近世道人心的“调和剂”,对于促进社会和谐的作用不可忽视。众所周知,在泸西这片红土地上,“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已经形成新常态。县文联形成了常下基层、常在基层的长效机制、常态机制,同时不时举办各种培训、交流活动,使广大作家诗人队伍整体创作水平不断提升,从而产生出这些优秀作品。改革开放实践积累下的丰富的物质财富、精神财富和文化财富,使泸西有基础有条件在这片红色的热土描画出一幅造福民生、美丽河山的壮锦。我们有理由相信,泸西的文学创作,也将会和全县的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走进新时代,迎接新辉煌!


     主编:王清雅    

副主编:汪月圆

编辑:赵振宇

往期推荐(点击下面的标题即可阅读)